中国工业摄影协会 代表机构工作站更名的通知 中国工业摄影协会 关于会费收取标准调整的通知 会员入会条件 会员发帖须知
影 讯 首页 > 新闻资讯 > 影 讯

(武汉随记)之一、二

作者:中国工业摄影协会副主席刘宇李北京开往武汉的火车上过去当记者,总觉得全世界发生的事情都和自己有关系,冲在一线责无旁贷。我记得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时,凌晨奥运公园发生爆炸,在媒体中心还在工作的新华社记者,听到爆炸声不约而同拿起相机往外冲。到了街上,所有游客都向外疏散,只有警察、消防员、医生,还有记者,逆向而行,这是职业的本分。自从转换了岗位,觉得那些事已经离我很远了,没想到还有上一线的机会。火车上

你在我眼里是最美

作者:中国工业摄影协会副主席刘宇


       春节前刚刚退休,赶上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就再没去过单位。在家待得生物钟整个乱掉了。积压了太多老照片要整理,但白天静不下心,常常是夜里12点多开始干活,上床时已快天亮,一觉就到午后了。19日中午十一点多,中国摄协主席李舸打来电话的时候,我睡得正香。他第一句话问我愿不愿意去武汉,中国摄协要组建一个小分队。本来迷迷糊糊的我一下清醒起来。我心想总要先和家里人先打个招呼吧,就答容我考虑一刻钟吧。他说,千万不用勉强。得了,既然这么说还考虑什么呀。我说,去。


舸在北京开往武汉的火车上

     过去当记者,总觉得全世界发生的事情都和自己有关系,冲在一线责无旁贷。我记得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时,凌晨奥运公园发生爆炸,在媒体中心还在工作的新华社记者,听到爆炸声不约而同拿起相机往外冲。到了街上,所有游客都向外疏散,只有警察、消防员、医生,还有记者,逆向而行,这是职业的本分。自从转换了岗位,觉得那些事已经离我很远了,没想到还有上一线的机会。
     以前在外地采访时,多次和李舸并肩战斗,而且好几次都被分在一个房间,这次有幸再次同行,要感谢他和郑更生书记的一份信任。小分队中还有中国摄影报社的副主编柴选、协会网站的编辑陈黎明。从摄协出发的时候,值班的同事都来为我们送行。办公室和摄影报的同事想得真周到,各种物品塞满了两个箱子,更生书记一直把我们送到火车站。让我们深深感受到大家庭的温暖。
     火车上遇到光明日报报道组的三位同行。除此之外,车厢里旅客就所剩无几了。同车厢的一个叫昕昕到8岁小女孩,两个月前外公外婆带着到北京练习花样滑冰,武汉封城后滞留北京。昕昕的外婆说。回到武汉他们还要隔离半个月,希望昕昕早日见到爸爸妈妈。


在北京已经滞留两个多月的昕昕终于可以回家了


      到了武汉当晚,疫情防控指挥部宣传组的领导召集我们开会。任务也明确下来,要组织摄影人一道为最可敬的白衣天使们拍摄肖像,尽可能地全覆盖,压力山大。真希望将来能用这些照片建一堵英雄墙,让人们永远记住他们。



护士们进入重症病房前更换隔离服


       今天先后来到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武大人民医院东院,这两个医院一共有30多支来自全国各地的医疗队,收治的都是重症病人,是抗击疫情的国家队。


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的医务人员在重症病房工作

        我们今天的任务是对接、采点,为后续正式开始拍摄作准备。见到了各支医疗队的负责人,他们都很支持我们的工作。在同济试拍时,一位刚从重症病房换班下来的小护士说:哎呀,现在太丑了,能不能把我拍得漂亮点?我们说,你现在就是最美的。


医务人员的午饭非常简单。他们说,有的吃就不错了。


李兰娟院士在国家医疗队指挥中心通过网络视频指导一线医务人员诊疗。



有时简单的愿望最难实现

作者:中国工业摄影协会副主席刘宇


       昨天上午中国摄协小分队先来到武汉客厅方舱医院。武汉客厅是一个建筑面积达180万平方米的巨大城市综合体。院子里搭了几十顶帐篷,各地支援的物资被陆续运来。四辆中国邮政的厢式货车拉了250箱的干果。驾车的司机下了车,让同伴在他的后背写上:“精忠报国”。他和我说,这些干果是新疆喀什捐赠的,先运到长沙,又辗转运抵武汉。中国邮政始终没有停工,但物流企业受到疫情影响大,加上交通管制,很多捐献的东西不能及时运进来。听新闻里说,要求尽快提高交通物流复工率,太有必要了。我看了一下物流单,货物是2月13日发出的,运到医院已是9天之后。


      从方舱医院出来我们直奔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正式开始为医务人员拍摄肖像。四人分成两个小组,我和陈黎明结伴。计划是先拍摄北京医院和湘雅二院的医护人员。拍摄点定在他们更换防护服的小房间,进入病房前穿戴防护装备要经过13道流程,经过感控人员的严格检查之后,再穿过5道隔离门,才能进入污染区。



     拍摄本身难度不算高,难的是全覆盖。为了不影响他们的工作,我们只能在他们交接班的空档拍摄,而一个病区同时上岗的医护人员只有七八位,各支医疗队的排班时间大同小异,有的相差一小时。我们就利用这个时间差同时拍两个队,一天下来也只能拍几十人。在武汉的医务人员有三万多人,即便湖北摄协招募了十多名摄影志愿者,要全部拍下来,似乎也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们只能先拍起来,再想办法吧。
     爱笑的小护士路惠贞先拍了几张,都是笑呵呵的。她说,不行,我笑起来不好看,能不能再拍个不笑的。结果再拍的时候,笑得更加停不下来。




     在拍摄肖像的同时,黎明打算拍一个视频短片,问每人一个问题:疫情结束以后,想做的第一件事情是什么?有的说“想和爸爸妈妈吃一顿团圆饭”,有的说:“拼我刚买的乐高积木”还有的说:“答应儿子的旅行一定要补给他”。有个护士不知说什么好,同伴出主意,你也和宝贝说一句话呗。她说,不能和我说孩子,提起来,我就想哭……他们是英雄,也是普通人,愿望都那么简单,平时轻易可得,现在实现却好难。

     今天上午湘雅二院医疗队救治的部分病人出院了。一位出院的老人不停地和护士长徐灿念叨,担心出院以后的生活。徐灿一边为老人系扣子,一边耐心解释,出院后隔离措施已经安排好了,让她不必过度担心。

       中午开始继续拍摄天使人像。在医院的走廊里,透过玻璃可以看到医护人员在病房里紧张工作的身影,我拍到了湘雅二院的一位男护士,找他的同事辨认。她们告诉我,他叫王千,心灵手巧,昨天病区的排风扇坏了,还是他给修好了。在我们拍过的护士中,男的比例很低,承担了更多的脏活累活。


      在走廊拍摄时,听到一位医生在打电话:开始有点发烧,送到医院后,突然上到39度多,烧了四天,人都迷糊了……我最担心老人和孩子,万幸还好……14天都不一定够……这个病毒很诡异……


     他放下电话,他就回去工作了,我看到办公室里张贴的病房动态一览表,上面标注着危重病人的数量。



      询问得知,他是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的医生,爱人确诊了新冠肺炎,病情稳定后出院,现正在隔离中。而他一直在抗击疫情的一线救治病人。请大家记住他的名字:郑华。





发布:2020-04-13        浏览:752 次
copyright(c)中国工业摄影网    辽公网安备 21010602000313号   辽ICP备2021001119号-1    技术支持:逐日科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