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业摄影协会 代表机构工作站更名的通知 中国工业摄影协会 关于会费收取标准调整的通知 会员入会条件 会员发帖须知
影 讯 首页 > 新闻资讯 > 影 讯

(武汉随记)之三、四

作者:中国工业摄影协会副主席刘宇刚到武汉时听人说,在这里会遇到很多新朋友,但大家都戴着口罩,即便将来再见到还是不认识。有一次开会,直到会后到户外抽烟摘下口罩,才发现刚才一起开了半天会的是新华社多年未见的老朋友。昨天是农历二月初二,民谚有:“二月二,龙抬头,孩子大人要剃头。”的说法,取个驱邪攘灾、纳祥转运的彩头。疫情期间,理发成了难事。武汉一些发廊的技师从2月3日开始自发成立了“理疫之邦”理发志愿者服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

作者:中国工业摄影协会副主席刘宇


     刚到武汉时听人说,在这里会遇到很多新朋友,但大家都戴着口罩,即便将来再见到还是不认识。有一次开会,直到会后到户外抽烟摘下口罩,才发现刚才一起开了半天会的是新华社多年未见的老朋友。
    那天在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为北京医疗队拍摄天使肖像,他们换防护服时,我看到其中一位上个班就在这里。我问,您  还没拍吧?他说不用给我拍,我是保洁员。旁边的护士说,他也辛苦着呢,一天跟几个班,负责收集重症病房里的垃圾,面对的危险与医生护士一样大。他们换好装就穿过五道隔离门进入红区(污染区)了。我有点后悔刚才没有给保洁大叔留个影。虽然我不能进红区,但发现走廊里有一扇被封死的玻璃门,可以看到医护人员从重症病房里出出进进。在那里,我只远远拍到了保洁大叔的背影。


       当天忙完在医院大门外等车时,遇到一个快递小哥。很难想象,如果没有他们,在实体店几乎全部瘫痪的武汉,居民们怎样维持生活。我听到他给医院里的人打电话:好,那我就原路寄回吧。我没问收件人是谁,也许这时正忙着吧。

      昨天是农历二月初二,民谚有:“二月二,龙抬头,孩子大人要剃头。”的说法,取个驱邪攘灾、纳祥转运的彩头。疫情期间,理发成了难事。武汉一些发廊的技师从2月3日开始自发成立了“理疫之邦”理发志愿者服务队,义务为参加抗击疫情的医务人员理发。30多名理发师每天在各支医疗队驻地之间奔波,接受他们服务的医护人员已达4000余人。

       我们上午赶到汉口医院医护人员住宿的宜尚酒店时,技师们已经忙乎开了,门口排起长队。一位技师说,今天已经接了十几个医疗队的电话,也有街道、城管、环卫等部门与他们联系,只能优先满足医疗队了。

     拍摄间隙,我与门口看理发的两个志愿者聊天,你们也想理发吗?他们摘下帽子亮出光头说,自己剃的,并找出手机里的生活照给我看。一个酷大叔,一个帅小伙。


       他俩是江岸区新村街社区的居民,疫情暴发后,就报名当了志愿者,负责转运社区内的病人。近距离接触患者,是极其危险的工作。安全起见,其中一个每天回家后把自己封闭在小房间里隔离;另一个索性把老婆孩子送到了亲戚家。我给他们和转运车合了个影。

       前几天工作都在医院进行,只能趁医护人员换班的间隙拍摄。中国摄协小分队四人分成两组,一天下来,一组只能拍个三十来人。从昨天开始,我们转战医疗队驻地,这里人员比较集中,拍摄条件也好些,效率大大提高了。李舸主席和我随身带了小型LED灯,功率不大,也没支架。天黑以后,陈黎明拍摄,李舸、柴选和我负责举灯,即便如此,效果也差强人意。我就琢磨着能否补充一些器材。求助北京的同事,他们联系了好几家器材厂家和经销商,本地的商家都歇业了,外地网购下周才能运到。其中一个卖摄影灯的老板答应帮忙,但他被封在小区里出不来。我们正打算碰碰运气把他接出来。得知情况的武汉影友黄一凯找出自用的摄影灯,同时联系了另一位朋友。这样,两套器材搞定了。


     还有一个问题是交通。这些天,省委宣传部给小分队提供了一辆车。但师傅把我们送到拍摄点后,还要忙别的事情。晚上拍摄结束,等车也耽误不少宝贵的时间,分开行动就更加不便。我网上搜了一个租车电话,接电话的小伙子手头还有一辆现代悦动,说好每天150元。


     我们赶到位于汉阳鹦鹉洲的小区门口时,他已经在栅栏门里等候,说什么保安也不放他出来。我们的车上有省委宣传部的车证,我拿过去和门卫商量,终于放行了。来到几百米外的停车场,结果小伙子忘带钥匙了,又跑回去取。等待的时候,遇到一个小区保安,他的工作就是阻止居民进出。白天黑夜地露天值守,真是不容易。他告我,原来每月的工资是1468块,从上个月15日就开始在这里值班了,并没有任何额外的收入。


      这时,下起了小雨,租车小伙回来了。车子因为一个多月没开过,电瓶亏电,他摸黑找了一个备用电瓶把车打着。我问租车需要什么手续,他说你们在单子上签个字,回去把证件拍给我就行了。得知我们在为医护人员拍照。他说,你们把车开走吧,不收你们钱了。然后小伙子匆匆离开。直到他消失在夜色中,我还没回过神来——没看证件,没收押金,就把一辆汽车借给两个素不相识的人,还有这种操作?这心也太大了。甚至,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只记得,姓文。


      开车转个湾就上了鹦鹉洲长江大桥。唐代诗人崔颢曾赋诗: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武汉的夜色依然很美,只是少了几分生气,好似空城。但还是有那么多武汉人在用自己的方式,守护着这座遭受了巨大伤痛的城市。我回味着遇到的这些小事,打算记下来。陈黎明从小在武汉长大,我说,武汉人太好了,手记就用这个题目怎么样?他说,太直白了吧。我答,这真是我现在想说的话啊……

(2020年2月25日)


请别再和我提“大片”

作者:中国工业摄影协会副主席刘宇


     前些日子憋在家里,感觉时间都停滞了。而在武汉每天忙忙碌碌的,要不是朋友提醒,我都没意识到已经出来一周了。


一辆救护车从小东门天桥下驶过。 刘宇 摄


     在北京时,睁眼第一件事是看疫情进展。各种帖子狂轰滥炸,微信刷到头晕眼花,脑子里充斥了太多关于武汉疫情的信息。来这后除了回复一些朋友的问候,几乎不看帖子了,特别是关于疫情的帖子。虽然身在武汉,反倒不如过去对宏观的情况了解多。我不知道现在新增了多少病人,也不知道“钻石公主”号怎么样了。一方面时间确实不够用,另一方面也有意屏蔽外界声音的干扰,只想用自己的眼睛观察正在发生的事情,并且记录下来。我知道,这种观察是非常表面,甚至是片面的,因为我能看到的只是某个局部,而且只是疫情发展到这个阶段的局部。当你再把局部中的某个点定格,为什么拍这个而不拍那个?只要经过了选择,就不一定是完全客观的。

一位女士带着宠物狗从中南路过街天桥经过。刘宇 摄


     昨天在武汉摄影人黄一凯和俞诗恒的帮助下,我和搭档陈黎明拿到了全套的灯光设备,其中的周折不表也罢,反正可以随时随地布置起来一个相对专业的人像摄影棚了。这样,我们就可以不必受环境和光线的限制,全天候地把心思全用在拍照片上。

摄影人黄一凯(右)与陈黎明在小区门口交接器材。刘宇 摄

新认识的朋友俞诗恒在他的广告摄影工作室为我们准备了全套人像拍摄灯具  刘宇 摄


     拍照时,医护人员经常称我俩为“师傅”,听着挺亲切,也许他们觉得我们就是个照相的。但我们毕竟是专业摄影人,哪怕拍张纪念照,也应该是专业水准的。

     新闻摄影师与商业摄影师完全是两个行当。如果没有影室拍摄的经验,扔给你几个灯,真不一定玩得转。好在黎明是一个器材控,各种用于摄影的电子设备都难不倒他;而曾和朋友玩过摄影室的经验这时也帮到了我。再次体会到:没有一种经历是没用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回报你当年的付出。

陈黎明在为医生拍人像。刘宇 摄


     不少知道我来武汉的朋友打电话、发微信,提醒我注意安全、保护自己;更多素未谋面的人在我的公号下留言祝福,让我发自内心地感动,在此一并致谢吧。也有一些人期待看到我们的大片,都是好意。说真的,这事我没有想过。大片可遇不可求,作为曾经的新闻人也永远不会忘记自己的职责。而这次的主要任务非常明确,就是为可敬可佩的医务人员拍肖像,对我来说,这事已经够大了,其它的都是搂草打兔子,随缘吧。

在汉口江滩对面的医疗队驻地酒店,北京医院医疗队队员希望以长江和对岸的楼群作为背景,拍下大合影留念。陈黎明 摄


       我曾经和朋友说,摄影没那么重要。听到这话从一个三十多年的老摄影记者嘴里说出来,朋友觉得很诧异。我意思是看和什么比,摄影不是生活的必需品,当你饿到不行的时候,是想要照片还是方便面?生活中有很多比摄影重要得多的事情,更不要说生命。没有摄影生活会不同,但仍然会继续,但没有生命一切无从谈起。这场与生命赛跑的战役,是医护人员和与病魔抗争者的主场,不是其他人的秀场。


      搞定了车辆、器材以及杂七杂八的事情以后,拍摄就进行得非常顺畅了。今天上午,我和黎明终于有点空余时间,拍些疫情之下武汉的市井生活。

社区工作人员经常会骑着电动车给环卫工人带来一些蔬菜水果。陈黎明 摄

一位医务人员推着购物车前往圣玛丽妇产医院。刘宇 摄

疫情期间,武汉的各处建筑上都拉出战胜病毒,加油打气的横幅。小东门过街天桥下,身着隔离服的行人骑车通过。陈黎明 摄

“龙王庙”是武汉汉口的标志性老码头之一,疫情下这里也停止了航运,并安排了专人管控。陈黎明 摄

一位市民带着生活用品穿过街道。刘宇 摄

各个居民社区都实行了严格管控。无法正常外出购物的居民靠送货小哥运送生活用品。陈黎明 摄

一位老伯在家开窗打扫卫生,下面站着社区执勤人员。刘宇 摄

一位保安每天都要带着“花花”在空荡的街道上巡逻执勤。陈黎明 摄

摄协小分队赶到汉阳鹦鹉大道租用车辆,来到停车场,车主文先生发现钥匙没带,急急忙忙穿过空荡的街道,回去取钥匙。 陈黎明 摄


(2020年2月28日)



发布:2020-04-16        浏览:773 次
copyright(c)中国工业摄影网    辽公网安备 21010602000313号   辽ICP备2021001119号-1    技术支持:逐日科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