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业摄影协会 代表机构工作站更名的通知 中国工业摄影协会 关于会费收取标准调整的通知 会员入会条件 会员发帖须知
影 讯 首页 > 新闻资讯 > 影 讯

(武汉随记)之七、八

没家的孩子像棵草当我第一次走上街头,就明显感觉到,行人稀少而流浪的猫狗则随处可见。我想,这或许与武汉封城有关。一般流浪猫狗都有固定觅食的地方,也会有爱心人士为它们投食。而现在人都憋在家里,特别是餐饮业全部关闭,流浪猫狗的食物来源被切断了,迫使它们不得不扩大觅食的范围。猫狗多的另一个原因,可能是因为人车减少,让它们无所顾忌可能的伤害。我几次看到,流浪狗慢悠悠地横穿马路,司机在后面按喇叭。有家的宠物们

没家的孩子像棵草

作者:中国工业摄影协会副主席刘宇


我家喜欢狗,先后养过四只。不记得是谁说的了,不养狗的人很难想像与狗一起生活是什么样,养过狗的人无法想像没有狗的日子该怎么过。


半个月前中国摄协小分队来到武汉,一行人在旅馆前刚下车,我发现树下孤零零地趴着一只狗,就随手拍下来,没有多想。


       当我第一次走上街头,就明显感觉到,行人稀少而流浪的猫狗则随处可见。我想,这或许与武汉封城有关。一般流浪猫狗都有固定觅食的地方,也会有爱心人士为它们投食。而现在人都憋在家里,特别是餐饮业全部关闭,流浪猫狗的食物来源被切断了,迫使它们不得不扩大觅食的范围。猫狗多的另一个原因,可能是因为人车减少,让它们无所顾忌可能的伤害。我几次看到,流浪狗慢悠悠地横穿马路,司机在后面按喇叭。

        在青年路附近有一大片拆迁空地,只剩半座楼立在中央。这里成了垃圾场,一只猫咪警惕地望着我这个不速之客。一旁干活的清洁工告诉我,这里流浪猫狗挺多的,不过垃圾场马上也要清理了。

       有家的宠物们当然幸运很多。但是,它们也一定能感受到生活的改变。比如,猫咪吃鱼有点难了,狗狗也在家憋坏了。那天走到一个建于五十年代的老旧小区祥云山庄,看到一位姓陈的先生正和他家的小狗花花在阳台上放风,他说花花已经两个月没遛过了。

       今天下午,我们去著名的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听说正在全面“消杀”(这个以前没听说过的词在武汉使用的频率好高),街口守备森严,我们的采访证也不好使。没办法,我只好和队友陈黎明在附近街拍了。沿街一家歇业的餐馆外面的铁栅栏放下来,玻璃门则没有关,里面空无一人。我看到一只猫咪在旁边垃圾箱边寻寻觅觅,没什么收获后,就坐在餐馆栅栏前晒太阳。当有人经过,它就躲到栅栏门里;人走远了,再回到原地,一动不动地守在那里。我无法确定这只猫经历过什么,也许这里本来就是它的家,它在等候着主人的归来?

      黎明想起有个同学住在附近,就约好一见。正在小区门口等待时,一只湿漉漉的泰迪犬“嗖”地从隔离板下蹿过去,消失在拐角。我和门外值守的志愿者开玩笑:“你们应该给它测测体温再放行”。志愿者笃定地说:“它找女朋友去了”。这时,一个身穿防护服的男子急匆匆冲过小门,志愿者伸手拦他,他边跑边说:“去找我家狗,洗着澡就跑了!“只听拐角那边传来一阵吱哇乱叫,接下来的画风是这样的:

      再接下来女配角也出现了,看起来不太般配的样子。志愿者告诉我,它是只流浪狗,整天在附近转悠,泰迪经常来找它玩。女配角颜值不高,出身低微,难得高贵的泰迪熊患难见真情,不离不弃。尽管看起来狗“爸”对泰迪有点粗暴,但毕竟还有人给洗澡啊。有爸的孩子像块宝,没爸的孩子像棵草,狗和狗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


       你对它好,它也对你好;你对它不好,它还对你好。哪怕全世界都抛弃了你,它也不会,这就是狗。那些忠诚的动物,曾经抚慰了那么多人的心,在这特殊的时期,大家都不容易,力所能及地善待它们吧。


(2020年3月5日)


让我拥有你真心的面孔

作者:中国工业摄影协会副主席刘宇


       今天拍摄的陕西第三批援鄂医疗队,算是我们去过的最远的一个驻地了。去年才启用的中国地质大学武汉未来科技城校区,住着陕西、海南、福建等几支医疗队。


        进入学校大门时,仍然能感受到一丝紧张的气氛,一辆消防车为我们的车消毒,这是我们从没享受过的待遇。然而今天的拍摄过程则格外轻松。我想主要原因可能是,随着两天前最后一批患者出院,他们所在的武汉光谷方舱医院宣布休舱。这支医疗队累计收治患者239人,到3月4日全部出院,达到了医护人员零感染、患者零死亡的目标,目前处于休整待命状态。


      另外,15年前曾在陕西宝鸡挂职,能讲几句陕西话,就冒充了一把陕西人。他们在武汉见到陕西“乡党”分外亲切。这支医疗队是由陕西多家医院的医护人员组成的,拍完了肖像,各组纷纷让我给他们拍合影,然后主动加我的微信,希望能早点看到照片。从微信朋友圈转发的帖子中,可以了解到一些他们工作的情况,其中有这样一个细节:


(医疗队提供照片

       光谷方舱医院可容纳850到900个病人,晚上为了避免影响患者休息,除了地灯,其它的灯全部会关掉。西安大兴医院的护士长张亚辉和护士刘杜娟上夜班时,每小时要到200多名患者的病床前悄悄查看一遍。看到没有睡觉的,会叮嘱早点休息;被子掉地上了,会帮忙盖上;如果发现异常就通知医生。她们是仅凭手机照明的微弱光源,完成这些工作的。凌晨3点,这一幕被还未熟睡的患者用手机拍下来了,并将照片分享给张亚辉,称她们为“提灯女神”。


(图片来自网络)


      19世纪50年代,英国、法国、土耳其和俄国进行了克里米亚战争,英国的战地士兵死亡率高达42%。英国护士南丁格尔主动申请担任战地护士。她率领38名护士抵达前线。仅仅半年左右的时间伤病员的死亡率就下降到2%。每个夜晚,她都手执风灯巡视,伤病员们称她为“提灯女神”。一位伤员曾回忆说:“灯光摇曳着飘过来了,寒夜似乎也充满了温暖……我们几百个伤员躺在那,当她来临时,我们挣扎着亲吻她那浮动在墙壁黑暗中上修长身影,然后再满足地躺回枕头上。
      那束微光,对伤员来说,就是爱的力量和生的希望南丁格尔被称为“提灯女神”。微光是照亮明天的火炬,南丁格尔的提灯精神就是火炬之源。



(图片来自网络)

      今天恰逢“三八”妇女节,医疗队在露天场地为女医护人员举办了一个简单的联欢会,她们在雨中表演了临时排练的小节目,护士们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



最后一个节目是护理二组田阳演唱的《明天会更好》:

               谁能忍心看那昨日的忧愁,带走我们的笑容;

               青春不解红尘,胭脂沾染了灰;

               让久违不见的泪水,滋润了你的面容……

               唱出你的热情,伸出你双手,让我拥抱着你的梦;让我拥有你

               真心的面孔;

              让我们的笑容,充满着青春的骄傲,为明天献出虔诚的祈祷。



雨更大了,队员们纷纷加入了合唱,虽然戴着口罩,我看不到表情,却能看见她们湿润的眼睛,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2020年3月8日)



发布:2020-04-20        浏览:914 次
copyright(c)中国工业摄影网    辽公网安备 21010602000313号   辽ICP备2021001119号-1    技术支持:逐日科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