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业摄影协会 代表机构工作站更名的通知 中国工业摄影协会 关于会费收取标准调整的通知 会员入会条件 会员发帖须知
要 闻 首页 > 新闻资讯 > 要 闻

中国工业摄影协会副主席于文国:脱贫攻坚摄影作品(贵州篇)50幅

自2018年春始,于文国等人赴贵州省威宁县石门乡驻点调研,为我国乌蒙山区脱贫攻坚工作留下了极具价值的影像资料。本片记录了其创作的部分过程。题记:一个民族文明程度的重要标志是他们对待弱势群体的态度;一个国家富有程度的最高标准是广大劳动群众的生存状况。我用照相机记录我国贵州省的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始于1987年。而用新闻报道助力贵州省的“脱贫攻坚”则始于1996年。那一年,作为工人日报“新闻扶贫”小分队的成员,我在
自2018年春始,于文国等人赴贵州省威宁县石门乡驻点调研,为我国乌蒙山区脱贫攻坚工作留下了极具价值的影像资料。本片记录了其创作的部分过程。


题记

一个民族文明程度的重要标志是他们对待弱势群体的态度;一个国家富有程度的最高标准是广大劳动群众的生存状况。


我用照相机记录我国贵州省的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始于1987年。

而用新闻报道助力贵州省的“脱贫攻坚”则始于1996年。

那一年,作为工人日报“新闻扶贫”小分队的成员,我在贵州省遵义市和赫章县野马川乡等地拍摄了《小煤窑矿主与矿工》《土法炼铅锌》《擦皮鞋的孩子》等作品。



《领肉票》

1987年12月,排队领肉票的贵阳市民。



《小煤窑矿主与矿工》

1996年6月,赫章县野马川乡一家小煤窑的矿主与矿工。



《土法炼铅锌》

1996年6月,赫章县野马川乡“土法炼铅锌”现场。



《擦皮鞋的孩子》

1996年6月,遵义市街头掠影之一。


几十年来,因为对那片土地的关注,我曾多次到过贵州。

2018年春,“影像见证新时代 聚焦扶贫决胜期2018—2020大型影像跨界驻点调研创作工程”启动后,我作为赴贵州省威宁县石门乡驻点调研创作小组的组长,又得以更深入地了解贵州。

 

威宁县石门乡与我当年“新闻扶贫”时去的赫章县野马川乡相隔仅70多公里。时隔22年,我重返这片土地。

石门乡位于乌蒙山深处的滇黔交界地带,因“石门坎”而得名。脱贫前,这里是贵州省的“四极”贫困乡,完全具备我国“极贫”地区的代表性,更是贵州省脱贫攻坚“一个都不能少”必须迈过的一道“坎”。所以,留存一份客观、立体、平实的历史资料十分必要。 

在驻点精准扶贫的几年中,石门乡的变化亘古未有。我在那里先后拍摄照片达几十万张并撰写了“驻点调研手记”近五万字。我们一同驻点调研的其他主创成员杜江(摄影)、马永红(文字)、赵明(视频)、刘春田(美术)也都是收获满满,沉甸甸的。



(左起:赵明、马永红、刘春田、于文国、杜江)


目前,我们经过认真整理和编辑终已成集《迈过石门坎》一书,已由中国摄影出版社正式出版。


本文挑选了书中由我拍摄的50幅摄影作品献给朋友们,期待诸位关照为盼!



2018年7月,石门乡沙包包自然村村民告别老房子前合影。



2019年大年初二,一位居住在石门乡搬迁前过渡性住房里的儿童。



2019年4月,正在搬进新住房的石门乡新龙村村民。



2018 年7月,同济医院驻石门乡年丰村帮扶点的医务人员为前往就诊的乡亲看病、答疑。



2019年4月,石门乡年丰村“全国首个村级脱贫攻坚讲习所”里的农民讲师陈大明和学员们。



2019年4月,石门乡下勒都自然村新时代农民脱贫攻坚讲习所内座无虚席。



2019年4月,石门乡下勒都自然村新时代农民脱贫攻坚讲习所下课之后。



2018年7月,石门乡一处被改为养牛棚的小煤窑遗址。



2019年5月,石门乡新龙村搬迁拆除最后一个居住在偏远山沟里的贫困户屋舍。



2019年9月,石门乡年丰村值岗在“非洲猪瘟监控检查点的工作人员。



2018年7月,团结村小学的多位学生放学之后准备上山打猪草。



2018年7月,石门乡泉发村砌墙建设新家园的夫妇。



2018年农历腊月二十九,石门乡新合村收土豆的村民。



2019年9月,石门乡团结村的玉米地里,正在秋收的父亲和母亲。



2018 年7月,石门乡沙包包自然村的农户饲养的土猪。



2018年7月,沙包包村村民韩永平购买的4头小牛。



2018年7月,沙包包村村民文华白的家。儿子儿媳在外地打工,他留守在家,种田、喂牛和照顾孩子。



2018年7月,石门乡荣合村利用周末在承包田里收土豆的年轻人。



2018年7月,石门乡民主村收烟叶的一家人。



2018年7月,石门乡沙包包自然村村民在烤烟棚烤制销往云南的烟叶。



2019年5月,人称“娃娃书记”的石门乡团结村大学生村官胡钧溥,在紫皮大蒜产业基地接受采访。这个基地就是他带领村民们开辟出来的。



2019年5月, 团结村紫皮大蒜产业基地正在收获蒜薹(蒜苔)的村民。



2019年5月,团结村正在田间午餐的妇女。



2019年5月,55岁的付太邦和一个基建工地的老板谈工钱。对话中她说:“在这里一天160元,如果你那里一天200元我就去。”



2019年5月,团结村紫皮大蒜产业基地正在外运深圳市场的优质蒜薹(蒜苔)



2019年2月,因常年干旱被承包户弃耕的新龙村一把伞山地,流转至新农合作社后,荒山变良田。



2019年2月,由政府投资新建设的一把伞产业基地的“小天池”扬水灌溉农田。



2019年除夕,石门乡年丰村的山顶自然村辛家院子,村民们度过最后一个不通车的春节。



2019年除夕,辛家院子准备年夜饭的妇女。



2019年除夕,山顶村辛家院子的孩子们。



2019年除夕,山顶村辛家院子的孩子们。



2019年除夕山顶村辛家院子的年夜饭。



2019年除夕,辞旧迎新的山顶村辛家院子。



2019年2月,始建于1919年的石门坎麻风病院旧址。



2019年2月,昔日的石门坎麻风病院,现已改名为石门乡柳树村。如今,全村人已脱贫。



2019年2月,石门乡敬老院的晚饭时间。



2019年5月, 石门乡团结村小学操场上的孩子们。



2019年4月,石门乡民族中学女子足球队集训。



2019年4月,石门乡民族中学的学子们每天享有一次免费午餐。



2019年农历大年初二,开车兜风的返乡打工妹。



2019年大年初三,石门乡苏科寨里的返乡大学生和打工妹随曲起舞。



2019年大年初三,迎着女孩们的舞姿,两个男孩高唱《你就是我最美的期待!》



2019年大年初三,新郎张银波双手托着新娘王海玲冲进了家门。这对新人在苏州打工时相识相爱,借春节回家完婚。



石门乡新龙村的80后陶建和90后王光勤,2006年在深圳打工时相爱,婚后小两口回到家乡开办了一家“伊甸园蛋糕店”,如今已生意红火。



2019年大年初一上午,年丰村街头这个小吃摊的主人,一共收入160元。



2019年大年初一,石门乡年丰村文化广场。


【完结】




2018年7月,于文国在石门乡走门串户。(赵明 摄)


于文国简介:

《工人日报》摄影部主任、高级记者。


工人日报摄影部微信号    188次推送
发布:2021-04-09        浏览:337 次
copyright(c)中国工业摄影网    辽公网安备 21010602000313号   辽ICP备2021001119号-1    技术支持:逐日科技   
返回顶部